可怜的老师又被媒体肆意戳弄了,众筹买车算什么事?

   |    2017年2月9日  |   图文段子  |    0 条评论  |    3639

ad

近日一则新闻引炸了网络,《老师买车向学生众筹,称学生结婚时再发红包返还》。看标题就会知道,新闻中提到的那位老师霎时成了众矢之的,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也对其进行了批评。

看完标题再看内容,广西武宣县一中学老师和毕业已就业的学生吃夜宵,席间老师说到师母和孩子的晕车问题,于是大家提议老师发起众筹买车。

这位老师真的在群里发了信息,随后又单独给每个学生发了信息。信息内容是这样的:

新的一年又开始了,万事待发,你们更是前程似锦。老师心里有一个念头已经很久很久了,小孩也快四岁,每次回家都路途遥远,要转几次车,你们师母和小孩更是晕车严重,有时一路吐回家,看着他们如此的痛苦,真是愧为男人啊!所以,拥有一辆车是多么的迫切。你们也知道,老师那点工资维持生活都艰难,更不敢有什么想法,也不好向父母亲人等求助,都三十多岁了,真的羞于启齿!所以,虽然也很不好意思,但也只能跟你们说说我的想法了:大家如果有能力的,可不可以慷慨解囊一两百块,等你们哪天结婚了,再给你们打红包怎么样?但愿你们能帮帮你们的老师吧。

信息发出后,学生怎么反应呢?新闻中是这么写的“一些学生表示支持,不少学生则对此有异议,而没捐钱的还被老师删除好友。”

没捐钱的居然被老师删除好友,如果真这样,这老师就实在是太过分了。然而看完新闻就会发现,“没捐钱的还被老师删除好友”这关系新闻解读的重要信息却没有在文中找到具体描述,而其他情景却有着比较详细的描述。放屁一样轻松的一句“没捐钱的还被老师删除好友”就起到了加强受众对那位老师批判的作用,莫非这句话出现在新闻中就是为了起引导作用?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相信没捐钱的被删除好友是新闻中说的这么简单。

在我看来,这位老师不是邪恶者,相反他是又一位被媒体任意戳弄的受害者。媒体将他的事迹添油加醋一番炒作后由小放大,又由大点炸,一个有违“师德”的恶劣事件便由此诞生。这位老师现在一定是一肚子的苦水,但他没有权,没有实权也没有话语权,牙齿被打掉也只能强忍着往肚子里咽。

饭局上的学生们已走上了工作岗位,他们虽还在称他们的老师为“老师”,但这一声“老师”已不同于学生时代喊的“老师”。这一声老师可能是因为尊敬,也可能是因为习惯,但已没有学生时代里师生关系里的责任和被责任的关系。举个例子,学生时代里的学生如果打架斗殴,老师必须去管理,那是老师的责任。倘若现在的他们去打架斗殴,老师就没有责任去管理。老师和他的学生们现在只是朋友关系,饭局上和生活中的这位老师在他曾经学生们的面前已没有了老师的职能。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对这位老师进行批评,那是爪子伸的太长,权力滥用!

退一步,就算他的职业是老师,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但他向学生“众筹”买车的行为只能算作不崇高,这不同于一些老师爆粗口骂人,不同于极个别老师性侵女学生。他的行为并不无耻,也不违法违规。真正无耻的是那些给他扣“师德”高帽,对他进行道德绑架的伪君子,滥用职权批评处分他的当权者。

其实,当我看到教师向学生众筹买车的新闻时,我脑海里浮现出另一位老师。2012年4月27日,河北馆陶一中的80后高三班主任赵鹏老师,结束一天的疲惫工作后在办公室用一瓶敌敌畏解脱了自己。留下不到两岁的儿子和没有正式工作的妻子。遗书显示他自杀的原因是工资太低、活着太累。

作为高三班主任的赵鹏老师,早上5点40起床,晚上10点下晚自习后,赵老师还要确认学生都熄灯睡觉后才能回家,到家已是11点。而他当时的月收入不足2000元。

赵老师自杀后,曾一度引发教师工资太低的讨论。当局不会因为赵老师的死而给教师涨工资,很快舆论就认定了赵老师傻、不负责。

今天这位向学生“众筹”买车的老师,我不相信他无耻,学生们了解自己的老师,怎么会在毕业后邀请无耻的老师共进晚宴?又怎能在饭局上掏心掏肺的说心里话?这位老师因生活必须,需要一辆车,也因生活所迫拿不出买车的钱。他得需要顶着多大的压力才能向曾经的学生们借个一二百买车。他的无奈之举是一些人眼里的无耻行径,没有多少人能看到教师生活的艰辛。

社会早已固化了一种潜意识:教师就应该清贫。这种潜意识不仅来自民间,也来自官方。教师就应该是蜡烛,燃尽自己照亮别人。就应该只讲付出不求回报。因为你是教师,你必须道德高尚,道德高尚岂能谈回报谈享受?当了教师,你就得当穷光蛋!

满嘴仁义道德给你戴道德高帽的,往往是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教师不是出了大力给口草料吃就可以的骡子、驴,也不是神圣庄严的神。请不要以神的标准要求教师,同时给予驴的待遇。

ad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