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过善良会是一种病

   |    2016年12月16日  |   图文段子  |    0 条评论  |    3126

ad

心软是一种不公平的善良。对别人心软,无疑是对自己心狠,对一个人心软,也是对另一个人心狠。那个心软的人,常常委屈自己成全别人,总以为自己无底线的宽容可以感化对方,可通常情况,我们只是感动了自己,对方却觉得你是个十足的傻子。

1601

那年,潇潇坐车从合肥来到北京的时候,和我是同一辆车,都是a704。

当时没有太多高铁,省会与北京之间最快的地面交通工具,便是Z字头的绿皮车。我们坐在车上,一整晚都没有睡,对坐在卧铺边的短凳上,彻夜长谈。

那晚我和她喝了一瓶白牛二,结果她吐了半截车厢,惊动了两三个铺的男女老少,也惊动了乘务员。

乘务员过来扶她,打扫卫生,其他乘客在边上一片唏嘘。

我一动没动坐在短凳上,看着她哭,看着她闹,看着她把一肚子苦水倾泻一空。

我不知道怎样安慰她。毕竟当时我内心是喜悦的,她内心则是苦楚的,我可以理解却体会不到她内心的任何悲伤。

我是独自一人,来到一座城。

她是为一个男生,来到一座城。

但男生不知道她的举动,所以她无处可去,只能想跟着班里随机一个来北京的男生,先要自己一个人生活。

而那个不幸被选中的人便是我。因为我班只有两个男生,另一个死守在合肥读研,只有我选择去北京漂泊。

可伤她心的前男友,身在何处,她毫不知情。

当时这个八卦同学们中间传得火热,有人说是男友背叛了潇潇,所以潇潇才决定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也有人说是男友嫌弃她生在小城没见过什么世面,所以她才选择北京,过一段大城市的生活;

还有人说,男友是被院长的女儿挖了墙脚,潇潇竞争不过,所以出逃。种种谣言,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无人知晓。

车厢里她半醉半醒的时候,我装作一无所知的样子,问她为什么要离开合肥。

她似笑不笑,说想离一个男生更近一点吧。

哦,他在北京,那他知道你过来找他么,我问。

不知道,她说。

为什么你不告诉他呢,我问。

他当时狠心地抛弃了我,但我不忍心放弃他吧,她说。

可这种付出过后留下来的悔恨和艰辛,终究仍是一个人承担,何苦呢。

“谁叫我命贱呢,谁叫我心软呢,谁叫我舍不得呢……”“我已经放弃了我的offer,从合肥跑到这里,为他放弃了所有……”一句接着一句,再看对面的潇潇,低着头,抠着手,眼泪落在指甲上,再随着指尖,一滴一滴跌落。

那一刻,我知道她离别的决心,和行驶的车轮一样动摇,不够坚定。

只是心软的本性,掩盖了这摇摆不定的心跳声以及车轨声,让她觉得自己必须这样做,而且这样做没有错。

我来到北京的第一件事,便是收拾好行李,第二天再去新单位报到。

而潇潇要做的第一件事,却是先找个房子,然后才想着重新找工作。

其实合肥的好几家公司都给她发了offer,但她因为爱或恨,放弃了留在合肥的机会。

心疼之下,我说你先跟我住一个屋吧,晚上我们横过来睡,我在脚底下搭个凳子就行。

话音刚落,她连忙答应。

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怎么会拒绝一间容身之所呢?于是,我们两个人横着睡了将近小半年。

不得不承认,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的确是根据距离的缩短而逐渐加深的。

即便我俩中间隔着一道线,但终究是睡在一张床上,晚上临睡的时候,她什么都会跟我唠叨跟我讲。

时间越久,我越发现,其实潇潇是一个柔软的姑娘。她总愿意委屈自己,成全别人。

有次她在楼下的代售点买票,排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买到。

七点开门的,她排在中间靠前的位置,按照这位置,应该等十几分就能买到票。

可等她快到前几位的时候,身后突然冒出个老太婆,说自己想要回家看孩子,排了好几天都没有排到票了,但按照目前的状况,她从最后一位至少要等半个小时,所以想要插队,求求好心人。

于是她开始从第一个人开始,一个一个试下去,说着同样的话,做着同样的动作。

身前的人基本默不作声,只有潇潇把位置让给了她,为了避免身后的人说三道四,又悄悄地从老太太的位置走开,接着从最后一位开始重新排。

这一天,她遇到了三位急事缠身的人,也让了三次;售票员看见她三次,却没办法递给她一张票。

这三位人,只有一个说了谢谢。

这队伍里的人,也没有一个在她买不到票的时候,会让给她靠前的位置。

她跟我说这些的时候,其实正要回家看她生病的妈妈,但在她眼中,仿佛别人的生死要比自己的更重要。

我忍不住骂她一嘴:“二啊你,你不知道,那些老太太都是老黄牛,可能这一秒买到票,下一秒就高价出手给别人!”

她默不作声,又感觉不对:“可她们选择做黄牛,也是有苦衷的吧?”

我反驳:“可这种苦衷,是在利用你的同情心你知道么,也是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的,这种人,不值得你这么做!”

她苦笑道:“是吧,可当时看她那么想得到那张票,我忍不住唉。”

我狠狠地说:“呵,可是忍不住,吃亏的人就是你。”

她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可我心里却无比清楚,许多时候我们不必要的善良,只会纵容没有良心的人,让他们生活得理直气壮,愈发嚣张。

事实证明,我的预言真是无比灵验。

潇潇来北京吃的第一次大亏,也是和心软有关。这次不是感情,而是工作。

她在第一家公司待的时间,居然比和我一起租房的日子还短。一个月不到她就火速撤离,拿到了职场上第一份离职证明。

虽然离职证明上写着“因个人发展原因离开公司”,可这个人发展却是因为另一个人。

每个办公室里都有争斗,谁都知道,领导自己更是清楚,有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则睁着双眼观看,允许这种竞争。

用一种权力来限制另一种权力,而后彼此督促彼此争锋,这叫做制衡。

可初入职场的潇潇不懂,为什么坐她斜对面的小墨就是看她不顺眼。本来说好分配给潇潇的任务,中途会被她插一扛,搅一搅;

潇潇做好的事情,她故意回邮件抄送领导,说也有自己的功劳;

有时候她甚至会抢先一步,说某某事情是自己做的,背地里邀功领赏。

知道这些,潇潇几乎每天回来都破口大骂,为什么小墨这人会如此处世为人,简直丧尽天良。

我听着这些,心里反倒跟着暗爽,心想潇潇终于不再是软柿子了,她也有暴脾气的时候,说不定会迎难而上,和她对着干,最后上演一出办公室内斗的好戏。

谁承想,不到一个礼拜,小墨就当着大家的面把她气哭。

她顶着哭腔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办。

我当然是支持她对着干,要么忍辱负重,等收集了足够证据,把这货的劣迹斑斑统统告发上司;

要么韬光养晦,先不急着决定,等自己成熟了强大了,再离开此地去更好的平台工作。

其实很多决定都是出于内心的冲动,旁人的再多劝说也是无用的。

尽管我说了这么多,电话里安慰过了回来又说,没过一个多礼拜,潇潇还是火速离职了。

离职以前,我跟她说,既然你已经离开了,就不要再继续怂下去了,直接把原委都告诉领导算了,小墨怎么对你、怎么邀功、怎么玩手段等等一举揭发。

她嗯嗯作答,可最后还是没有告发。

隔了好些天,潇潇才偷偷告诉我说,她听一些人说,小墨从小就没了妈妈,没有受到过太多的关爱所以才变得尖酸刻薄。

而当她听说潇潇要离职的时候,还特地写了一封信,给自己的错误道过歉。

区区一声对不起化解了几个月的干戈,一颗甜枣掩盖了一个巴掌所造成的疼痛。这种种的原谅,都是潇潇心软在作祟,并不是对方真的改过自新,诚意道歉。

这种不必要的心软,只会让对方觉得你很好欺负,也会让他从此变本加厉,更加嚣张。

真不知道我们身边还有多少人,用这种毫无底线的善良,喂饱了对方助长的野心和欲望。同潇潇一样。

后面她又找了一份工作,等工作差不多稳定以后,她突然想到搬出去住。

说要搬出去住的那几天,她心情不是很好。晚上回来以后,我俩的对话也越来越少,除了进屋以后比较正式的寒暄以外,几乎不会多说任何话。

可在此之前,不论遇到多大的事儿,失恋或是裸辞,她都会跟我倾诉、唠叨。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要是淡了,想要再热起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所以即便我总觉得她对我有想法,但我又不知道怎么说。突然说要搬出去,我也只是嗯嗯同意,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她缘由。

后面等她真的收拾行李,我突然也忍不住了:“唉,你要搬哪儿去啊?”

“不用你管!”她闷着头不看我,但语气里带有一丝丝怨恨。

“到底怎么了啊,我哪里做的不好么?”我纳闷。

“没怎么,你放心,等我赚够了钱,会把房租还给你的。”她回复。

“你丫,我什么时候提钱了?”没来由地说我要她房租,我也是十分不满。

“没,你在我落寞的时候收留我,挺感激你的。”她突然转身,一汪泪水顺着脸蛋就流了下来。

几番对话以后,我才弄明白,原来是她无意之中看见我自个儿偷偷写的信了。

我刚来北京那会儿,一到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偷偷给家里人写信,但信写完了就夹在书里,不给别人看也不邮,算是一种宣泄吧。

她无意间看到的那封,则是我在信中诉说自己如今的清贫生活,说自己第一份工作赚的钱太少,每个月除了房租、吃饭、地铁别的都不剩了等等,要想生活下去必须得生存下去种种。

潇潇潜意识里觉得,她自个儿是我的累赘和负担等等,吃住都蹭着我的,觉得不好意思再继续下去了,但又不知道怎么做,因为毕业这几个月一波三折根本没赚到什么钱。于是乎,她就一心想着搬出去,不再给我添乱。

可是,这房子已经是这么多钱了,两人一人都是这么多钱,吃饭也不过是多一份碗筷的事儿。她搬出去,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反而增添了自己的负担,也丢掉了如我这样的知心朋友吧。

可她一心只想通过自己的方式做事,想着为我着想,却偏偏没有想到,这样做不但没有解决我的问题,反而令自己陷入窘迫的境地。

虽然那一次潇潇没有搬走,但过了几个月,也还是搬了出去。

这次我就不得不放她走了,因为她说她已经找到了男友。

而第二天当一个男生拿着行李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出乎意料这个男生不是新欢,而是旧爱——潇潇为她放弃城市和工作的前男友。

原来两个人,一开始选择的时候就有了分歧,男友想来北京发展,而萧潇不肯,非要待在合肥工作。

激烈吵闹之后两人没有和解也没有再次争执,而是默默地、偷偷地继续着自己的选择。

潇潇不知道的是,男友为了她,在合肥投了好多家公司,最后也一一面试成功,早已决定留在合肥了。差只差,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告诉潇潇。

可这么多天的冷战,潇潇没有回应,也没给对方任何机会回应,她不接他的电话,又拉黑了他的qq,擅自做主来北京找他。

可是!对方根本不知道!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又做了什么决定。

等不到答案,他只好放弃了北京的机会,默默在合肥等她回复,带着不安、愧疚和孤独。

分手都是男人的错,谁又会在乎一个失恋男人的心呢?一天接着一天,即便埋头努力工作,他心里也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她。

而另一边的潇潇,因为那个所谓的心软,同样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

后面当探听到她来北京的消息,他立马把工作辞掉,不顾一切奔向北京寻找她。

破镜重圆是迟早的事,只是这一路原本应该平平坦坦,却因为潇潇的一个草率的决定,绕了好大的一圈。

一路波折,最后回到原点,可能真是遇到了一个喜爱自己的人了吧。怕只怕,命运并不会每次都垂青于你

不是所有善良的人,都要委曲求全。

心软是一种不公平的善良。对别人心软,无疑是对自己心狠,对一个人心软,也是对另一个人心狠。

那个心软的人,常常委屈自己成全别人,总以为自己无底线的宽容可以感化对方,可通常情况,我们只是感动了自己,对方却觉得你是个十足的傻子。

一路走来,我们用自己的善良喂了不少没良心的人,到头来被你喂饱的这些人,却从不会回过头来看你一眼。除非我们遇到了一个更加心软的,或是懂得珍惜你的人。

可通常情况,没有人会这样走运。

ad
回复 取消